友情链接: 威尼斯人真人官网 百家乐官网 威尼斯人娱乐场 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游戏 威尼斯人网站注册 澳门网络赌场 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威尼斯人网上投注 百家乐娱乐场 线上威尼斯人 澳门在线百家乐 澳门威尼斯人地址 澳门网上百家乐 威尼斯人手机官网 威尼斯人赌城 网上在线百家乐 网上真钱赌场 网上百家乐网站 赌场注册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现金网 威尼斯人国际官网 网上赌场娱乐 威尼斯人下注网址 威尼斯人手机版 威尼斯人网址 线上澳门百家乐 威尼斯人赌博网站 威尼斯人公司 网上赌场大全 威尼斯人线路检测 真人百家乐官网 百家乐游戏注册 百家乐娱乐游戏 百家乐正规网站 澳門威尼斯人注册 威尼斯人娱乐场注册 威尼斯人手机网址 威尼斯人手机娱乐场 网上赌场官网 威尼斯人最新网址 网上威尼斯人注册 威尼斯人公司注册 网上威尼斯人赌场 威尼斯人手机客户端 真人百家乐 威尼斯人正网 真人线上百家乐 威尼斯人官网百家乐 百家乐注册网址 百家乐线上游戏 网上百家乐游戏 澳门赌场平台 网上信誉赌场 威尼斯人官方网站 澳门游戏百家乐 百家乐注册 线上澳门威尼斯人 在线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现金官网 线上百家乐网址 威尼斯人现金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app 澳门网上赌场 威尼斯人手机网 威尼斯人官方注册 百家乐注册平台 威尼斯人娱乐官网 网上赌场游戏 威尼斯人官网网站 网上赌场 正规网上赌场 澳门葡京官网
友情链接: 威尼斯人真人官网 百家乐官网 威尼斯人娱乐场 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游戏 威尼斯人网站注册 澳门网络赌场 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威尼斯人网上投注 百家乐娱乐场 线上威尼斯人 澳门在线百家乐 澳门威尼斯人地址 澳门网上百家乐 威尼斯人手机官网 威尼斯人赌城 网上在线百家乐 网上真钱赌场 网上百家乐网站 赌场注册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现金网 威尼斯人国际官网 网上赌场娱乐 威尼斯人下注网址 威尼斯人手机版 威尼斯人网址 线上澳门百家乐 威尼斯人赌博网站 威尼斯人公司 网上赌场大全 威尼斯人线路检测 真人百家乐官网 百家乐游戏注册 百家乐娱乐游戏 百家乐正规网站 澳門威尼斯人注册 威尼斯人娱乐场注册 威尼斯人手机网址 威尼斯人手机娱乐场 网上赌场官网 威尼斯人最新网址 网上威尼斯人注册 威尼斯人公司注册 网上威尼斯人赌场 威尼斯人手机客户端 真人百家乐 威尼斯人正网 真人线上百家乐 威尼斯人官网百家乐 百家乐注册网址 百家乐线上游戏 网上百家乐游戏 澳门赌场平台 网上信誉赌场 威尼斯人官方网站 澳门游戏百家乐 百家乐注册 线上澳门威尼斯人 在线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现金官网 线上百家乐网址 威尼斯人现金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app 澳门网上赌场 威尼斯人手机网 威尼斯人官方注册 百家乐注册平台 威尼斯人娱乐官网 网上赌场游戏 威尼斯人官网网站 网上赌场 正规网上赌场 澳门葡京官网
中国式过年让"恐归族"压力倍增_我的网站
欢迎访问我的网站
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
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时事观察 >

中国式过年让"恐归族"压力倍增

时间: 2013-01-28 19:28 作者:消息 来源:网络 点击: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春节是团圆的节日,放下烦恼、回家过年是每个在外奔波的中国人的期盼。然而近年来,却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从“盼归”变为“恐归”。

  归途艰辛“身心俱疲”

  “路上花时间,奔波耗体力。”董莉就职于北京一家证券公司。她7年前从贵州毕节到北京读书,并留下工作。每年期待春节回家团圆,但归途的舟车劳顿也让她头疼。

  董莉告诉中新社记者说,北京到毕节必须经贵阳中转,前半程火车要坐30个小时,到贵阳后还要再坐3小时汽车才能到家。且不说拥挤不堪、如厕不便,“7天假期,4天都耗在路上了”。

  向火车“一票难求”投降,董莉工作后选择订机票回家。“太贵了,犹豫了一两周才下手”,她抱怨说,北京到贵阳的单程机票要1900元人民币,“一来回都能买个iphone4S了!”

  囊中羞涩“财政吃紧”

  开销太大是许多人害怕回家的又一原因。这几天,孙光远正盘算着过年回家的花销。孙光远是一所大学里的“小青椒”(青年教师),家在河南驻马店。他2012年刚结婚,按照风俗,今年过年得开始派红包了。

  孙光远月收入8000元,在北京日常花销尚可,但回家过年就遇“赤字危机”。“孝敬双方爷爷奶奶、父母,至少就得1.2万元”,刚刚结婚的他们还要给小辈发“压岁钱”,两家侄子等“亲小辈”就有9人,预算1800元。此外,两家共7个伯叔姑舅姨送礼又要花去至少1400元。

  除了上述花销,还有来回路费、请客吃饭,小两口过年至少花销两万元。孙光远叹道:“还真有点怕回家过年!”

  亲友催婚“不胜其烦”

  “又过了一年还‘剩着’,过年回家,爸妈天天安排相亲啊!”家在广东珠海的郑怡有点欲哭无泪。

  今年25岁的郑怡从小就是父母的骄傲,毕业后进入外资律师事务所工作,月薪近4万元。但如今仍然单身的她在进入适婚年龄后,“榜样”的地位逐渐消失了。

  “根本没有时间认识男生、培养感情”,郑怡“吐槽”说,由于律师工作强度大,同事女性偏多,遇见“优质靠谱男”的几率实在太小。所以过年回家,父母不仅天天给她“洗脑”女大当嫁,更是抓紧时机安排相亲“创造机会”,这让郑怡着实有些“恐归”。

  成就汇报“压力山大”

  2012年春节是吕宋工作后第一次回家过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化工专业,他顺利入职一家国有化工企业从事研发工作,拿到令父老乡亲无比羡慕的北京户口。

  “在他们眼里,上了清华就应该进党中央,进了国企必须能当领导啊”,吕宋蹙着眉头,一脸惆怅。去年春节一到山东老家,乡亲们就纷纷赶来“瞻仰”这位“北京人”,前后询问他在“帝都”的“宏伟作为”,言语充满羡慕与期待。

  殊不知,“北上广”(北京、上海、广州)看似光鲜,其实甘苦自知。吕宋每月工资税后约4500元,现与同事合租公寓,仅房租每月就花掉2000元,日子过得着实紧巴。吕宋烦恼着,仍挣扎在“温饱线”上的他,今年过年时如何给乡亲们一个“交代”。

  记者发现,目前“恐归”情绪已渐渐在年轻人,尤其是“80后”一代中蔓延。而平日只需“应对”无需“直视”的收入晋升、结婚生子等话题,在春节回家时却无法再隐藏,因而成为焦虑的集中爆发时点。

  随着“80后”先后步入“三十而立”的人生阶段,专家指出,从“孩子”突然肩负起成年人“上下打点”的责任,需要时间,亦需年轻人自己积极调整适应。

  此外,有专家指出,由于城乡差异太大,太多年轻人奔赴“北上广”谋生,其家乡亲友亦对“北上广”抱有过高幻想。亲友期待难以达到,加之繁文缛节,年轻人过年回家的经济压力无形增大。

(责任编辑:admin)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机构介绍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查询系统
我的网站版权有所 ©2018我的网站 copyright
设计制作:主页